1553263926363.jpg摄影:刚杰·索木东

       据说,4月23日是每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我不知道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在这一吉祥的日子里,是怎么读书和具体读些什么书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能说出这句话也是一种美德。这一点上我向来是谦卑和诚实的。

       4月23日,也是藏地这片神奇土地上形形色色的装逼犯们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即专指混迹于体制内各行各业的“读书人”和“文艺犯”们通过各种媒介,频频变换姿势借着“读书”、“墨香”、文艺”、“创作”等等炸裂我等凡庸大众简单朴素的脑瓜子和眼球的字眼,忽悠自我,忽悠他人,迷惑自我,迷惑他人。

       他们登台亮相的姿势pose,也是特别考究:貌似是站立的,实则是跪着的。因为作为一个读书人,从来就没有像人一样抬头挺胸站起来过。或者是摆出一副典型的东方读书人正襟危坐,不苟言笑,憋尿式的姿态;貌似是端坐的,实则是趴着的,哈士奇的原装配置;眼神貌似是坚毅而柔和的,偶尔似乎想要卖萌一下的冲动,可是表情僵硬和严肃的脸部肌肉不配合眼睛啊。如果可以投诉,我会投诉那脸,简直太不给面子了。那眼神实则是东闪西挪,疑神疑鬼。为什么?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这里声明一点强调一下:为了表达准确,指向明晰。本文所说的“读书人”和“菁英分子”专指藏地的体制内“读书人”和“菁英分子”,请勿曲解和牵强附会。若有人非要抬杠,我也没办法。抬杠已经被“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确诊为一种重度精神病了,而且据说是绝症类。

      说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以为我是在瞎扯。没有。你见过这些读书人,这些菁英分子,什么时候为农牧民们争取过什么利益?转达过农牧民的诉求吗?发过声吗?远的不说,就前段时间网上沸沸扬扬的关于阿坝藏语教育一类模式的事情吧,基层的老百姓由于语言障碍和法律知识的欠缺,无法有效给上级部门传达一些合法建议和合理诉求。这时侯就需要读书人站出来,依法依规将基层的声音和诉求传达给上级部门,将上级部门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递给基层百姓,起到政府和百姓之间积极有效的桥梁沟通和疏导作用吧,我以为这是读书人和菁英分子们应该肩负起来的一种社会责任和道义担当吧。

       可是,就没看见平时唧唧歪歪的那些大咖们(实际上是丢人现眼的小丑和道具)有谁站出来说过一句有用的话。在需要读书人站出来发声的时候,有几个人是尽到责任了?读书人的良知呢?正义感呢?耻感呢?

       不要误会,别以为我是在诘责、发难、鞭挞。绝对没有,因为大家的时间都很金贵,说半句废话也是要花流量的。说实话也根本没有人寄希望于这些读书人,这些菁英分子,因为你们本身早已没有了希望,因此何谈期望。你们不是愚蠢,你们只是狡黠,装聋作哑装疯卖傻,演技胜过了马戏团的红屁股猴子。你们的脑门上写着三个熠熠生辉的大字——“聪明鬼”。因为你们深谙“明哲保身”,洞悉“识时务者为俊杰”,精晓“厚黑成性”的处世之道。

       我个人觉得,读书人的这副光辉形象,其实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好死不如赖活嘛。毕竟不论粗细、长短、宽窄、深浅、大小,好歹都是一条性命。虽说苍天有眼,我还是虔诚祝愿上帝和安拉保佑你们,不然这世上,喜剧太少,滑稽太少。没有了你们,就少了许多视觉盛宴和精神愉悦。没有了你们,这地表将如月球表面一样。所以你们的价值,是云计算都无法估量的。

       为了守护贝博良知、维护社会公义等等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有风险的。所以相比起这些经常选择性失明,精通钻营和投机取巧的人模狗样的人形动物,我倒是比较尊重和理解平日里那些默默无语,闷声发财,博取功名的读书人和菁英分子。真的,这不是戏谑不是揶揄,也没有任何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因为这是生活嘛,是我们大家的常态嘛。管它什么母语,有猪食吃就对了。管它什么社会责任,自己得利益就够了。管它什么良知,行尸走肉是不需要道德感和羞耻心的。是吧。

       但是有些读书人,就是耐不住寂寞,想入非非,非要丢人现眼一把。教授们,编辑们,主持人、文人、博士、网红们前爪后爪,前腿后退并用举着“世界读书日”的招牌,开始在各种媒介上“秀”了,而且是“真人秀”,就差没有穿三点式。这可能是身材不好还是没有什么合身的型号,不得而知。反正他们穿什么,说什么都跟真人气质完美搭配。不信你看,大腹便便的,胡子拉碴的,脑袋光滑的,语声魅惑的,蔫头耷脑的,骚首弄姿的,老的装嫩的,嫩的装幼儿园小朋友的……好一幅流光溢彩的藏地读书人“群丑浮世绘”。

       他们真的是在读书,而且很多人读了一辈子的书。就像一个贩毒者,在很敬业地售卖毒品。就像一个职业骗子,在很专业地行骗。你能说他们不认真,不专业,不敬业?

       可如果真的是他们自我标榜的一个读书人,若没有了道义担当、良知、良心、使命感,那么读书有用吗?有用,而且很实用,可以为自己获取名利、职位、头衔、资源等,就像体制内的藏地读书人和菁英分子们一直在削尖脑袋所追寻的那样。能说读书没用吗?

       即便一个人博览群书,学富五车,若是没有了道义担当、良知、使命感、正义感,那么读书有用吗?在我们的历史上,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读书人往往把社会搞得乌烟瘴气。这不是我信口开河,审视和反思我们历史的人们都知道这一点。

       因为我自己也算一个读书人,很多时候读书人是最像鸡肋的一个群体。世界有读书人,还有藏地读书人。读书人远远比不上一个草原上放牧的小牧童,远远比不上一个河谷里种青稞的农人。放牧者的劳动,可以为人类提供牛奶、酥油、肉等食物来源。种青稞可以为人们生产粮食,滋养生命。

       我们读书人能够造福什么?利益什么呢?不要说你写了什么大作,传承了什么贝博,培养了什么人才,传递了什么什么能量。真的没有,绝对不要自欺欺人。很多时候,你们就是蒙昧和野蛮,停滞和混乱,倒退和混沌。

       你只要不添乱不添堵,不影响市容市貌,不做一个人畜有害的读书人的话,已经是最大的贡献,最大的价值,最大的福报了。我们只不过是为了一点工资,为了果腹,为了养家糊口而做了必须做的本职工作而已。没有任何人需要对你感恩戴德,树碑立传。网上有一句流行的话: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错把平台当本事。

       东方人往往就喜欢夸张、伪善、虚浮、表面、唬人的姿势和造型。千万不要说你为了国家、民族、社会贡献了什么什么,人要脸树要皮,虽然你们的逼脸早已被自己丢光了。虽然你们读书人的逼数逼格,早已被全世界看穿和当作笑柄。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而已,还像吸了精神鸦片一样活在自我制造的幻象之中。即使没有幻象,你也要制造幻象活在幻象中。那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担忧的还不够多吗?我的发际线都已经赛过马努·吉诺比利,都赛过勒布兰·詹姆斯了。你们要继续装逼,继续自残的话,我也没办法。人的命运,大抵都是自己选择的。米拉日巴也无法超度你本尊。

       骚瑞!可能扯远了一点。老牛不死,拉稀不断。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也会不会越来越像眼下的藏地这些震古铄今的专家、学者、博士、作家、教授、名主持人、网红等了。他们别的不会,但是一讲起废话假话,一做起虚活假活来,简直可以一句话吹爆火星,一只手可以将阎王爷摁在地上干上一千次。呜呜,读书人都是狠角色。可是,我不要,我不要,我肺活量不足,体力不支。男人也可以说不行。真的。

       这些粗活需要粗人,庸俗的需要俗不可耐的人,就留给他们吧。毕竟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是负责任的态度。而我只想一门心思地岁月静好美,只想避世苦修,只想为你们祈祷,祈祷骗术精进装逼成仙。

       就像许多高危工种一样,读书也是有高危行业。很多人小时候人模人样,会说人的话,行事风格看上去也像人类。有人的常识,有人性良善的一面。可是随着读书越来越多,脑子就渐渐变傻了,变疯了,变异了。“变异了”不是说他们变成了异种,如果真是异种,还可以拍成科幻剧,娱乐众生,这样的话也总算积了小小的德。不过当然不是啦。应该说是变成了“聪明鬼”。而聪明鬼害人害己。 

       这里提到的“书”,是比较宽泛的一种含义,他们读的不仅仅是具象的书本上的知识,更多学习的是抽象的比如精研如何察言观色,如何明哲保身,如何修炼实用主义,如何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等方面的“知识”。所以慢慢地正常人变成了善于察言观色,唯利是图,精致利己主义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读“书”的另外一个最大风险就是,可能就是他们会认为我怼了他们,从而让他们高潮了一把。当然我说的是我的文字意外地让他们高潮了一把,这是不可抗力的因素,也非我本意。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是有洁癖的,加上疫情期间,必须保持安全距离。我是不会去触碰他们的,即便是戴着手套,也No! 

       “No”是人猿猩球里恺撒说的一句话,最重要的是,恺撒不是“读书人”,所以我想借用一下这句话。谢谢您,亲爱的恺撒!(原标题:藏地的“读书人”,是一些什么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