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科考队员在当地牧民的协助下向澜沧江源头进发。 张超音 摄

2.jpg       当曲与沱沱河的交汇处——囊极巴陇(位于格尔木市唐古拉山乡),由此往下至巴塘河口段称为通天河。 任晓刚 摄

       立 碑

       “亲爱的朋友:

       您即将步入青藏高原腹地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约古宗列盆地——黄河发源地。无论您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无论你为此准备了多久,您一定经历了千辛万苦,您一定心潮澎湃。我们,守护着母亲河的藏族同胞在此向您致以最亲切的敬意和感谢!

       我们希望您怀着您的虔诚,奉上您的祝福,许下您的心愿。当您游历了这里的青山绿水,掬品一捧甘甜的母亲乳汁后,衷心祝福您带走最满足的心愿以及您来时带来的一切。

       这是守护母亲河源头的儿女唯一的心愿。

       扎西德勒!”

       以上这段文字,叫做《约古宗列公约》,矗立在青海省曲麻莱县麻多乡郭洋村,郭洋村位于著名的约古宗列盆地,藏族传统意义上的黄河源头——玛曲曲果就在郭洋村第一牧业社的土地上,源头第一家、源头第一小学……在这里,只要你愿意,可以发现太多的“源头第一”。

       1985年,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根据历史传统和专家意见确认玛曲为黄河正源,并在玛曲曲果树立了“黄河源”石碑。

       这一结果似乎是对黄河源头的问题盖棺定论,但是在玛曲曲果立碑之前和立碑之后,玛曲曲果的“黄河源头”地位都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挑战。

       1952年8月至12月,黄河水利委员会组织了一支60余人参加的河源查勘队对黄河源区进行考察。这次调查有两项成果:一是确认发源于雅合拉达合泽山以东的约古宗列曲是黄河正源,雅合拉达合泽是黄河的源头;二是通过对当地藏族牧民的访问调查,得出“鄂陵湖在上(西),扎陵湖在下(东)”的结论。

       在黄河河源查勘队的报告中描述了确定约古宗列曲为黄河正源和雅合拉达合泽山为黄河源头的过程:当地藏族谚语称“马赛巴,雅达约古赛;约赛巴,雅合拉达合泽”。意思是说:“玛曲的源头就在约古宗列,约古宗列的来源,是在雅合拉达合泽山。”据此,河源查勘队将约古宗列曲定为黄河正源,同时确定雅合拉达合泽山为黄河的源头。

       但是,黄河水利委员会作出的“东扎西鄂与约古宗列曲为黄河正源”这两个结论似乎都存在事实性错误,在20世纪70年代受到了学界的广泛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个结论却在社会上具有极高的认可度,至今在玛多县鄂陵湖的北部还有扎陵湖乡。相比而言,1985年黄河水利委员会推翻自身的结论,认定玛曲曲果为黄河源头却鲜为人知,人们也一直把玛曲曲果认为是约古宗列曲源头。

2008年9月30日,由青海省人民政府组织的三江源头科考队来到了“黄河源头”,这个位于山坡上的源头是一股涓涓细流,距离泉眼不远的地方,中央领导人书写的红色“黄河源”石碑十分显眼。

       按照习惯认知,科考队员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来到了约古宗列曲源头。然而,卫星定位仪器显示出来的地理数据让所有人吃了一惊,科考队当时的所在地是玛曲曲果,而不是约古宗列曲源头。

       黄河水利委员会1952年认定约古宗列曲为黄河源头的结论影响了将近60年,而且影响的不仅是普通百姓,还有专家学者。

       黄河水利委员会认定约古宗列曲为正源26年后,青海省人民政府于1978年组织了一次黄河源头科学考察,这次历时3个月的考察,邀请了中科院地理研究所、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北京大学、国家测绘总局、青海省测绘局等部门共同参与,取得了两个重要的考察成果:1、卡日曲为黄河正源——根据长度、流量、流域面积、传统习惯等因素综合分析,认为将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各姿各雅山的卡日曲定为黄河正源是适宜的;2、纠正了扎陵湖鄂陵湖名称的错误定位——“东扎西鄂”得到纠正,“西扎东鄂”成为公论,1979年2月2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更名。

       这次考察得到了社会层面的广泛认可,1983年2月,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均刊发了“黄河源头科学考察”的报道,指出黄河源头不是约古宗列曲而是卡日曲。

       社会各界的质疑和考察结果,并没有影响黄河水利委员会对黄河源头的认定。1985年,黄河水利委员会认定玛曲曲果为黄河正源,这一认定依据的是历史传统。

       虽然黄河水利委员会不认为卡日曲为黄河正源,但是这一结果却得到了不少专家学者的认同,因为按照“河源唯远、水量为大、流域面积”等科学指标测算,认定卡日曲为黄河正源更具说服力。

       曾参加过1978年黄河源头考察的中科院地理所尤联元研究员在《黄河源再议》一文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卡日曲应作为正源。”同时认为:“不同意把历史传统习惯作为确定正源的原则,理由为:一、习惯往往没有严格的科学根据,至少科学性不强;二、习惯没有可循的准则,习惯有正确的也有错误的。”

       1981年7月,地质矿产部杨联康研究员对黄河源区进行考察后提出了卡日曲支流拉朗情曲的源头应为黄河源头的说法,但其未公布源头坐标和海拔数据。杨联康认为:如果以拉朗情曲为黄河正源,黄河总长度比以约古宗列曲为正源长30.5千米,比以卡日曲为正源长11.9公里,黄河的总长度为5501.1公里。

       中科院遥感所刘少创利用卫星遥感影像对黄河源区的各个主要源流的长度进行了测量,按照“河源唯远”的原则,认为卡日曲为黄河正源,卡日曲的最上源为那扎陇查河。他于2004年7月对黄河源区进行了实地考察,确定黄河源头坐标为东经96°20′23″,北纬34°29′27″,源头海拔4852米。从这里起算,黄河的长度为5778公里。

       在刘少创公布那扎陇查河为黄河源头之后的2008年6月,另一支科学考察队对卡日曲进行了考察。最终他们到达了卡日曲的最上源——那扎陇查河的源头,他们确定的黄河源头坐标为:东经96°20′24.6″,北纬34°29′31.1″,海拔4878米。这个源头与刘少创2004年确定的黄河源头一致,只是由于源头出水点在不同年份和季节存在着微小的变化,从而造成源头的位置和海拔数据略有出入。

       河源唯远

       1999年6月27日,在杂多县扎青乡吉富山,刘少创博士将一面蓝色旗帜用石块压在冰川边上,他认为,吉富山是另一条大河——澜沧江的发源地。

       澜沧江,一条在国内不是很受关注的河流,这可能跟这条河流最终流向东南亚而没有流向中国腹地有关系。但是,在国际上,澜沧江却极负盛名,她是世界第六大河流,在云南出国境后称为湄公河,意为“众水之母”,是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赖以生存的母亲河。

       自19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末,法国国家地理学会、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和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等国际著名机构,先后资助了十几支探险队进入中国寻找源头,有记载的对于澜沧江源头的考察,至少有13次,但没有一次成功,有关澜沧江源头的说法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澜沧江上游有两条重要的支流——扎阿曲和扎那曲,当地藏族传统上对澜沧江源头也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扎阿曲上游的“扎西气哇”为源头,一说是扎那曲上游的“扎那霍霍珠地”为源头。

       刘少创运用遥感技术,认定澜沧江正源为扎阿曲,扎阿曲上源为谷涌曲,谷涌曲发源于吉富山脚下。

       刘少创是中科院遥感所的研究员,他主持了我国月球车和火星车导航定位系统的研制,已成功应用于“嫦娥三号”和“嫦娥四号” 任务,并将服务于“嫦娥五号”任务和我国的火星探测计划。

       1999年起,刘少创开始使用遥感技术确定世界大河的源头和长度,已经完成了尼罗河、亚马孙河、长江、密西西比河、叶尼塞河、黄河、鄂毕河、黑龙江、刚果河、澜沧江等二十多条河流的源头确定和长度测量。他确定大河源头的方法分为两步:一、利用卫星遥感图像对照地形图进行几何纠正,再用遥感图像处理软件中的长度量测工具进行河长量算。二、到每条大河的源头地区进行实地考察,确定源头的准确位置。

       在江河源头的认定上,刘少创坚持“河源唯远”的原则。他认为,对河源认定的标准应该是统一的,不能随时变化。而“河源唯远”是世界地理学界普遍认可的江河源头认定原则,应当奉为圭臬,不可随意更改。除了“河源唯远”这一首要原则以外,国际通行认定江河源头的依据还有河水流量、流域面积以及历史传承等因素,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河流最长的源流也是水量和流域面积最大的。

       1999年6月,跟刘少创同时对澜沧江源头进行考察的还有一支由中科院地理所关志华研究员和周长进研究员带领的中国科学探险学会考察队,虽然这支由18名专家组成的考察队认定澜沧江源头的科学依据也是“河源唯远”,但是得出来的结论却跟刘少创的不同——这支队伍也认定扎阿曲为澜沧江正源,但是却认为扎阿曲的上源为拉赛贡玛曲,发源于杂多县扎青乡的果宗木查山,而非刘少创认定的发源于吉富山的谷涌曲。

       有趣的是,中国科学探险学会考察队认定的源头与刘少创认定的源头仅有一山之隔,相距只有6公里。

       谁对,谁错?

       起底江河源

       水,构成生命的基本元素。

       水,生命发生、发育和繁衍的基本条件。

       医学测量数据显示,人体器官和组织中水的含量,大脑中为74.5%,骨骼中为22%,肌肉中为75.6%,血管中为83%,人体70%的体重是水,没有水就没有人类。

       江河,是地球淡水资源的主要来源地,所以,文明总是依河而生。长江黄河,孕育了五千年灿烂辉煌的华夏文明,五千年来,我们从未停止过对江河的敬仰,也从未停止过对江河源头的探寻。

       可幸的是,我们越来越接近真相!

       2008年9月至10月间,青海省人民政府组织开展了三江源头科考活动,来自中科院、武汉大学、青海省测绘局、青海省煤炭地质局、青海师范大学、青海气象局、新华社以及当时的中央电视台、青海电视台等15家单位的46名科考队员历经41天,对长江、黄河、澜沧江的19个源头进行了地质、水文、气象、土壤等学科的综合考察,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学科门类最齐全、技术最先进、手段最完备、阵容最强大的一次三江源头科学考察。

       2009年7月,考察成果通过了青海省人民政府组织的专家评审。专家委员会认为,三江源头科学考察成果“达到同类科研成果的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我国在三江源头地区多项地学数据空白。”

       下面,我们依据这次考察的成果,来起底江河源头,这有助于人们科学地认识三江源。

       这支由青海省人民政府组织的三江源头科考队依据“河源唯远”原则,兼顾流量、流域面积、河谷地质构造和河谷形态、历史与习惯等因素,确定长江正源为当曲。当曲上源为且曲,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东段北支5054米无名台地东北处,海拔高度5039米,地理坐标为东经94°35′55″,北纬32°43′54″,行政隶属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结多乡。当曲在囊极巴陇与沱沱河汇合,以囊极巴陇为起算点,当曲长度为360.34公里,流域面积3.22万平方公里。

       以沱沱河最远的发源地尕恰迪如冰川末端为起算点至囊极巴陇,沱沱河长度为348.63公里,流域面积1.69万平方公里。在囊极巴陇汇合点,测量当日当曲流量204立方米/秒,沱沱河流量46.73立方米/秒。

       依据同样的原则,科考队确定卡日曲为黄河正源,卡日曲上源为那扎陇查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脉塔鄂热西北2200米处,海拔高度4868米,地理坐标为东经96°20′24″,北纬34°29′32″,行政隶属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扎朵镇。卡日曲在扎陵湖以西的玛涌滩地与玛曲汇合,以玛涌滩地为起算点,卡日曲长度为164.98公里,流域面积0.32万平方公里。

       以玛涌滩地为起算点,约古宗列曲长度为128.43公里,玛曲长度为123.05公里,玛曲流域面积0.39万平方公里。在玛涌滩地汇合点,测量当日卡日曲流量为21.04立方米/秒,玛曲流量为10.97立方米/秒。

       依据同样原则,科考队确定扎阿曲为澜沧江正源,扎阿曲上源为谷涌曲,发源于唐古拉山北麓采莫赛东部,海拔高度5177米,地理坐标为东经94°40′51″,北纬33°45′46″,行政隶属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扎青乡。扎阿曲在尕纳松多与扎那曲汇合,以尕纳松多为起算点,扎阿曲长度为96.07公里,流域面积0.25万平方公里。

       以尕纳松多为起算点,扎那曲长度为93.11公里,流域面积0.19万平方公里。在尕那松多汇合点,测量当日扎阿曲流量为66.67立方米/秒,扎那曲流量为42.20立方米/秒。

       而前文提及的中国科学探险学会考察队确定的扎阿曲另一条源头支流拉赛贡玛曲的长度为94.70公里,比科考队认定的谷涌曲短了1.36公里。相对于4000多公里长的澜沧江,这1.36公里微乎其微,但科学不是儿戏,来不得半点马虎。

       这是依靠最先进的技术勘测出来的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数据,也是有史以来最精准的源头数据。

       1300多年前,度母化身——大唐文成公主离开长安,远赴吐蕃,在近一年的行程中,公主先后跨越了黄河、长江、澜沧江,传       说公主在青海玉树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她一定没有想到,繁华的长安与脚下的荒原联系得那样紧密,虽然行程万里,却始终同饮着一江之水!

       千百年来,有多少人追随着公主的脚步,一趟趟、一回回来到这江源之上,只为穷究我们的生命之源,找寻我们的贝博之根。

       三江源,亘古永存于天地之间,那是我们母亲河的摇篮,也是我们永远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