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那玛尼


左旋,前行,就能听到

回向众生的祈祷,静默的轮回

从长长的石墙中间走过

足以,洞穿人心的坚硬


亿万枚石头,堆积成嘉那玛尼

亿万枚星辰堆积成无垠苍穹

亿万枚慈悲的心,就可以堆积成

人世温润


记得那年漫游玉树大地

突然想起,老祖母

曾经说过的箴言——

“漆黑的夜晚需要明灯点亮,

愚昧的人心需要经书启蒙。”


那个清晨,一轮薄薄的月亮

为我驱散所有无明



结古镇上


和所有的藏地一样

随风摇曳的秋英

散散漫漫地开在屋角

这些花朵,被路人

误称为格桑


七月的结古镇,已经有霜凝结

牵马的人,把头肩埋进衣领深处

穿过一条又一条整齐的街道

那么多的石块上

都绘着菩萨的模样


一缕炊烟被疾风打断

想起一位老人,天边

就有两道彩虹亮起


诗人那萨安静地坐在帐篷一角

醉酒的秋加,高昂的歌声里

多了几分悲怆



结古寺


我们到来的这个午后

寺门已经关闭。炽热的阳光

铺满玉树大地,扎曲河上

氤氲着令人目眩的水汽


所有的寺院都修在高处的山冈

这样就能俯瞰众生的疾苦

所有的风,都从谷底吹来

几个绛紫色的身影

轻轻闪进僧房


系在门环上的哈达

持续发出紫铜的声音

一只鹰隼扶摇直上

那是灵魂上升的方向



水玛尼


坚硬的石头,经刀刻,经手抚

经数万心灵的仔细琢磨

就会成为涤荡灵魂的秘咒


柔顺的水,推动岁月

推动度母慈悲的眼神

能让我们慢慢放下

所有的贪,痴,嗔


身着华服的女子来自遥远的大唐

高耸的云髻留在垭口那边

勒巴沟里,美丽的传说

被一遍又一遍提起


几只鸽子蹲在檐头

迎风招展的经幡

突然止息



山玛尼


远道而来的学者,仔细辨识着

岩画的年代,试图探寻

唐蕃古道上隐藏的往事

暴于风雨之中,生苔的刻痕

掩饰着岁月深处的秘密


坐在草地上的五个男人

来自不同的藏地,他们的身后

苍山若黛,漫山遍野的野花

盛开着人世间的大欢喜


大地的阵痛果真已经过去了吗?

斜阳西沉,裂痕割开的红崖上

佛陀的面容,布满悲戚



通天河


给每一块石头都安顿一个美好的传说

给每一个时间,都打一个扎实的结

给每一朵花都赋予吉祥的名字

给每一个人,都留出足够的空间

憎恶和热爱,诟病和赞美


多年以后,已经学会

不去打搅远逝的亲人

多年以后,慢慢也会

洞悉,生死轮回


通天的梯子,早已

被我们的贪婪斩断了

通天的河流里,谁能读懂

生生不息?!


原刊于《青海湖》2020年4月

微信图片_20200529160903.jpg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甘南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贝博备用网址贝博网文学频道主编。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