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

      

乳白色的暮春,

迎来的第一场雨

它们被风挂在落地窗上,

它们,随时形成一条最细的河流

流走尘埃。


树,在行走

在风雨中行走、在火热中行走

在行走中越来越枝繁叶茂,

在行走中默默歌唱,

直到遇见看得见它的人,才稍作停留。


离我更远、离春更近的梨花

已经结了青色小果,

那青涩足够走遍我的童年,

我的山岗。


翻开挂在高处的日子

午后,谷雨会光顾人间

芍药及时妩媚、日子更加温暖。



最初

     

历史的星辰落在青铜上

孩童在映翅上写下谚语

老人在三角铁边面带红润安睡

一切回到最初


我穿着青色长衣

头戴阿伊手织的花边布帕

被珊瑚和绿松石点缀的布帕

胸前是明晃晃的散发着达玛清香的银盘 晃动着

晃动着 一不小心

它就唱出朵迪不老的旋律

我似乎看到教会我朵迪的那个老人


他还在 还在吾别

还在……



紫色青稞


风吹夏天,

满世界都是紫色青稞的味道

稀薄、青涩。


紫色田野,

头戴花边青色头帕的女人

喜上眉梢。


紫色青稞,

用童年的小手摘下最饱满的穗子

小心翼翼地揉一揉

放到嘴里,

满世界都是幸福的味道,

浓密,轻柔。


紫色青稞,

祖人亲切地叫它“尼娜”

傲立在吾别的金色脉搏上

如傲立在月光下的曲珍。

让人迷恋。


尼娜:藏语意为紫色青稞。



童年


那时风,蓝蓝地

吹过吾别紫色的雾霭

吹过年轻的杏花

暖暖地吹过我金黄色的发


那时,我从不嫌弃尘土

我喜欢奔跑,而让它飞扬的午后

我喜欢在这午后,和曲珍并排坐在核桃树下

任阳光在细小的双膝上留下斑驳的树影


那时河流是深沉的

我能从琪古河看出水的枝叶,水的果实

还有那粗糙的群山

和未被流走的谚语


那时,我总感觉夕阳比晨曦美很多

因为青稞清香充盈吾别屋檐的夕阳下

那个小小的我,梳着两个小辫的我

等待阿依披着金色远远地走来


那时月亮是完整的,

风在达娃岗上睡去

火塘边,阿妈耳垂上的珊瑚耳环和阿妈一样美

木门外,蜜蜂还在岩石的花朵上孕育古老的甜蜜


那时,我以为时光长长久久

我也长长久久地在吾别仁慈的怀里,

直到现在,我才隐约知道

这液态的时光,流逝了太多

只有舌尖上母语的盐依旧



吾别


再也没有花朵使我唏嘘,

没有山峦使我眩晕

惊艳到我的,就在吾别的眉目间

鹰翅上

听雨滴和雪花

都扑向吾别的怀抱。


斯琴卓玛2020.jpg

        斯琴卓玛,女,藏族,甘肃甘南人,1980年代末生于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草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青年文学》《民族文学》《扬子江诗刊》《贝博ballbet体育官网文学》《飞天》《青海湖》《贡嘎山》《无界诗歌》《草地》等刊物。现供职于甘南州广播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