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之羚


在香巴拉贝博广场靠北

东二路偏南的地方

一只羚羊迷失了方向

 

它再也无法赶上羚群

无法看到它们在阳光下

闪耀的背影

从此它便守候在这里

无论刮风 无论下雨

无论严寒 无论酷暑

期待下一拨途经此地的羚群


它的伙伴早已离它远去

已经到了水草茂盛

人烟稀少的

可可西里大草原

听说那里早已通了火车

车厢里坐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透过窗户观看它们在草原上奔跑


而这里已经改天换地

原来的水草不见了

人们漠视它的存在

机器的轰鸣声

打破了它的宁静生活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也不知自己来自哪里

又要去向何方

它引颈张望

在生命一个又一个轮回里

无法抹去记忆深处的新娘



夏河


夏河是一条河

从雪山脚下走来

一路欢歌

走过春夏秋冬


夏河不是河

是一个地方

静静的躺在

桑科草原的怀抱


夏河是一条河

也是一个地方

缭绕的桑烟不散

闪烁的神灯不灭

朝圣者的脚步

由远及近

由近及远


夏河不是河

也不是一个地方

黄皮肤,蓝眼睛,红头发

观光者,祈祷者,忏悔者

背着形状不一的行囊

穿行在城市与乡村的边缘


原刊于《人民司法·天平》2016年7期



香浪节


所有的歌

都在今天唱完

所有的舞稻

都在今天跳完

所有的人

都在走往同一个方向

所有的烦恼

都被一曲阿克班玛带走


所有的一切

都在今天做完

明天

我们又重新开始

拥挤的人流

渐次退去

留下一片寂静

在空荡的草原

与世无争的牛羊

返回到树林

把我们还没有

讲完的故事

带进梦乡 


不是所有的花朵

都在春天开放

不是所有的果实

都在秋天成熟

不是所有的河流

都能汇入大海

不是所有的云朵

都能触摸蓝天

不是所有的一切

都能今天做完

明天我将用我的体温

温暖你的旅途


原刊于《人民司法·天平》2014年7期



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

是在夕阳的余辉中

扇动鸟雀的翅膀

是开了一路的迎春花

涌动的暗香

是在孩子的目光中

蹒跚的父亲的背影

是日夜风雪相伴

不知疲倦的温暖


回家的路

是在下一个冬天来临前

年复一年迅速生长

又迅速开花结籽的小草

是在晚归的牧人的歌声中

缓慢成长的羔羊

是开了一夏天的花朵

转眼就不见踪影的惆怅


回家的路

很远也很近



天葬


肉身托付给秃鹫

把天空

一圈又一圈

抬高


天堂的归天堂

地狱的归地狱

我只是在尘世间

打了个照面


王金梁.png

        王金梁,藏族,1968年3月出生,甘肃舟曲人,有诗歌、散文散见报刊和网络。现供职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