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油茶


把冬的气息轻轻安放

藏族姑娘的头巾

藏着秘密--

草原的花香


喝一口,酥油茶

伴随第一缕阳光

听一听,草原的辽阔

顺着牧羊鞭声

就嗅到了奶茶的歌香


熬茶的女人,定是

神灵留下的遗孀

收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酿出琼浆

抚慰生灵,抹平忧伤


草一样生长的马走得越远

奶茶的手臂便伸得越长

秋草黄,冬的惆怅

女人守着,安详



海子

 

藏族姑娘将小湖

称为“措”——海的儿子

他们叫它海子


海子的冬妆

是海之蓝最美的音色

风的翅膀,轻触湖水

是蓝色珍藏版雪莲花在开放


湖面的鸟

是砍柴人的藏歌落在湖中,溅出的水滴

阿哥的回音

从那片海子的最深处飘来,像四月的草黄


洗衣的藏族姑娘,你的头饰

是所有时光的巢窠

你掩面的纱巾

恍惚了尘世,隔离了沧桑


羊群,是一场罕见的雨在歌唱

那位牧羊人,正在将爱的情谊

种在海子的心,等待绽放



格桑花


像诵经的月光

洒落在尘世间

蝴蝶轻轻用羽翼托起它

等待下一次

用眼神目送远方


洗梳打扮

等到桑烟缭绕

娇羞的舞起长袖

把满腹的相思舞成最美的锅庄

幻化成欢乐和吉祥


大片的白

大片的紫,大片的红

不知什么叫自我欣赏

只会用纯净的微笑,擦拭蓝天

或者仰起头,给白云闺蜜欢声歌唱


这就是高原的信物

扯下一缕风,搂着灵魂的腰

旋转,舞蹈

舞出藏族人的希望



康定,康定


康定,康定!

11月22日16:55分

康定,6.3级

18公里,4783米

那一刻

时间静止


那一刻

小草变得忧伤

格桑花停止歌唱

就连海子边那群牦牛

也失去了方向


那一刻

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

惊醒阿妈怀中熟睡的小宝宝

慌乱中

老天分明在哭泣


那一刻

所有人都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祈祷

康定,康定!



退伍老兵


那一刻,就要踏上退伍归乡的路

警徽、肩章和领花已卸下

来不及退票,来不及告诉母亲 

以最快速度,打开行囊

重穿带着体温的军装


一抹抹绿

穿梭在康巴大地

扣起手连着心

抬着扛着背着抱着骨折的春天

抚慰第二故乡


步伐,整齐

坚定,踩出一条绿色的生命通道

穿过黑洞洞的死神,抵达

康定的

安康和稳定



诗意,相逢在春季时装秀


偷偷地,扯下一块春风

拂袖送入呼吸

把整个春天装进身体

让身体的每个毛孔

肆意感受万物生长

拔节的快意


春天,从大门口开始

柳树细长低垂、褐绿色的触角

最早发出了嫩芽

舒展的枝条

挠醒了冬眠的春天

以及还未苏醒的大地


春雷是春天的新闻发言人

轰隆隆,轰隆隆

唤醒睡意朦胧的万物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快起床梳妆、打扮

筹备参加春季时装秀



布谷催农


布谷,布谷

还未等春姑娘梳妆完毕

布谷鸟就张开了歌喉

在春的巨大帷幕下

开始报幕


如果不是布谷鸟

解开关于春耕,关于播种

时间方程式的未知数

农民伯伯恐怕还陶醉在

香椿芽的胭脂盒

忘记了春种


农历从雨水中探出头

像河边刚冒青的车前草

泥土的气息

穿过杨柳,穿过草地

催着农人下地

也催着一切在路上的人

开始属于自己筑梦的旅程



春天的裙摆


沉睡了一个冬季的山林

一夜间,欣欣然

桃树、梨树、海棠

露出羞涩的笑脸


这属于希望的颜色

白的、红的、金的

在山川、在平原

在屋后、在屋前

为大地蜀绣了一件

五彩的连衣长裙


一定是上帝,打翻了

绘画的颜料桶

一夜之间,五彩占据了

希望的田野,起伏的山川

把关于丰收和理想的讯息

播撒在大地,还有

望春人的心间

伍远朋.jpg

        伍远朋,土家族,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现居甘孜雅江县。有作品见于《中国劳动保障报》《中国工商报》《中国城乡金融报》《湖北日报》《甘肃日报》《重庆晚报》《厦门日报》《贝博ballbet体育官网法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