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月的雨声,随风潜入夜色,静谧,幽深。

        万缕阳光,弹拨十万大山,琴音润泽了村树与野花的絮语。三叶草舒展在清晨的阳光下,露珠闪闪诉不尽前尘旧事。鸟声浸透花香,舟曲的河岸边、拱桥下,还有那曲曲折折的石板路边,树头大朵大朵的晚樱抖落阵阵清凉的水珠儿,仿佛对晨风幽幽倾诉着,去年那个极漫长又焦灼的寒冬,万物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疼痛与挣扎。

        知否?知否?春回大地,应是山河无恙。


2


        鸟穿花语,隔岸相闻。

        仰望一树梨花,就是仰望一场远离人间烟火的踽踽苦修。

        梨花,在深闭的宅院里寂寞盛开,却从未忘记此生不论短长也要结一树累累繁硕的果。蜂蝶舞与不舞,云雀唱与不唱,远去的离人来与不来,你依旧是繁花万簇笑看春风细雨。

        那种只开花,不结果,让所有的期盼跌落空谷的,终究不是梨花的个性。柴扉不轻启,翠楼也载愁,多想借一段悠悠远去的春水,寄一点文心与诗意给远方的你。

        鸟鸣衔来满山葱绿,洞穿你背负千年的期盼。古寺墙头簇簇梨花依旧洁白,清丽,心无痴缠。


3


        此刻,繁花缀满枝柯。紫槐树积攒一冬的力量,终于如山泉飞瀑般倾泻而下,瞬间勃发出一树灿灿的光华,让生命有了涅槃的质感。

        一穗穗紫花,因溪流、飞瀑、急雨的蛊惑,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绽放。然后,又急急地萎地成泥,似醉酒的贵妃怎么也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会金钗坠地无人捡拾,魂断马嵬坡前,却念想着永远都回不去的利州。

        聆听紫槐的开落,就是聆听原野上起起落落的生命节奏。花开、花落,雨骤、风停。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柔软的事物中暗藏着苍劲,谁在感慨,谁在质询,谁在幽幽地探寻?

        一杯茶,从浓酽到寡淡;一份情,从炽热到凉薄,也不过是丢失了珍惜二字。


4


        紫陌尘香,时光素静。

        白龙江边,葱茏花木轻抚堤岸。海桐花深植于心间的幽香,如轻灵的鸟鸣裹住一径浓绿。情深,情浅,奈何绿篱曲曲又折折?

        革质闪光的叶子,聚生枝端,呈狭长的倒卵形,将一簇簇白色的花朵紧紧相拥于怀中。是一场久别重逢,还是明日即将隔着万重山岳互道珍重?

        海桐以清澈的目光,守望江畔十四年风风雨雨。爱是你,痛也是你,举一世芳华生死相依。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舟曲多灾也多难,可我们选择了生于斯,长于斯,也必将终老于斯。幽梦拂帘,亦许你一世倾城相恋。


5


        霞光隐去,鸟声渐稀,夜色温柔了炫目的繁华。

        滚滚春潮染绿你的梦境,而你依旧在葱茏之外的阿万仓草原,放牧青春和梦想。

        谁的思念无处安放?谁的爱恋在月光下磕磕碰碰?

        屋顶的含笑夜夜无眠,她没有冷峻的思想,也没有倾城的容貌,厚厚的花瓣只把流年细数。小小的花呀,万缕幽香芬芳了四野,却难以抵达你牧人的酣梦。

        藏乡江南春光已老,而你的高原还在落雪。你说,春雪之后,草色亦可遥看。

        今夜,那一片广袤的草原,可有狼声穿透月色?可有你滚烫的思念也在草叶间发芽?六瓣的含笑不言不语,隐忍和内敛如钝刀割肉,只把疼痛藏了又藏……


原刊于《岁月》2020年第5期


曲桑卓玛202006.jpg

        曲桑卓玛,女,藏族,又名赵桂芳,甘肃省舟曲县曲告纳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舟曲文艺》期刊主编。现供职于舟曲县贝博馆。有散文诗作品发表于《散文诗》《草原》《格桑花》等刊物,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2017――2018卷》。出版个人散文集《坐看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