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有寂寞


蜷在一间小屋里

屋内有水

还有一缕空气

读着一首伤感的诗

诗中有寂寞

还有一丝困惑


在黑暗的角落里

错过了星光和灯火

孤岛上

听到寂寞的歌声

小屋里

领悟欢乐的往事


黑夜

不再是孤独

空气

不再是污浊

还有,孤单背后的故事

也不再沉寂下去 



金色牧场


站在黄昏里

牧歌和清风不再沉默

牛羊和牧人不再奔波

走在黄昏里

经幡随风飘起

河流蜿蜒而下

黄昏的牧场

从记忆中复活

讲起了童年的故事

唱起了牧人的歌谣

牧场里

有金色的黄昏

还有零碎的回忆


灰色的天空

笼罩着童年的牧场

朦胧的夜色

弥漫在回忆的河边

秋天的牧场

唤醒了模糊的记忆



火一样的生命


一枝花

一个彩色的生命

绽放在蓝天下,原野上

一株草

一个鲜活的生命

生长在白云下,黑土里

不同色彩的生命

都有共同的归宿和欢乐

一抹红

一个浪漫的颜色

弥漫在秋的土地

一片绿

一处瑰丽的风景

装点了夏的故土


在五彩的世界里

风一样的生命

都有自己归宿

从未迷茫

火一样的生命

都有自己的色彩

从未暗淡



一觉醒来


一觉醒来

又是一个新的一年

永恒的岁月

在四季的变幻中流逝

未曾察觉

一觉醒来

夏天已经接近尾声

梦幻般的光阴

在无尽的遐想中

悄悄离去了

未曾察觉


一觉醒来

太阳已经落山了

短暂的日子

从手心溜走,从脚下消逝

未曾察觉


一觉醒来

余生,只是一条

既短暂又漫长的路

平凡的人

总是在现实和理想中

犹豫不决,徘徊不前



八月的梦


八月,一个

难以忘怀的季节

八月的天空

是从前的模样

草地也是从前的绿色

八月的高原

一座白色的宝塔

一场纯洁的梦境

充满希望的天堂里

绽放出绿色的光芒


八月

是梦的开始

八月的梦,夏天的梦

是一个崭新的时光

是一场绮丽的梦境

八月里

有一片云彩,有一棵小草

还有绿色的生命

守护着自己的梦



无色的生命


水渍归于尘土

没有起源,没有消亡

一滴透明的液体

是生命的滋养

蔚蓝的天

是谁的眼睛

无垠的地

是谁的胸怀

一滴水渍

撑起了一片天,一片地


蓝色的眼睛

是天地般广阔的气度

透明的眼睛

是水渍般纯洁的心灵

生命……

其实是一滴无色的液体



夜里的星火


傍晚的灯火

闪烁在茶香,花香里

傍晚的天边

划过的两颗星

是无数个黑夜的双眸

明亮的夜

一片沉寂

洒落在河边的星火

是无数黑夜的泪光


夏天,轻轻来过

无数个黄昏的深处

没有回眸,也没有神秘

只是一个季节的离别



石头的上空


一阵风

在阳光下轻轻拂过

一片云

在天空上轻轻飘过

以别样的感受

在白色的世界里升起

一缕缕炊烟

在上万块石头的上空

飘动出各种模样

顶风升起,奔放自我

白色的世界

在梦的故事里诞生


一条条小道

伸往雄伟的佛殿

降红色的身影

出没在炊烟升起的清晨

步履匆匆,拘谨自我



无垠的佛国


清晨

在拉卜楞醒来

皈依的心灵

从这里绽放

虔诚的步履

从这里踏起

一轮晨曦

在拉卜楞的上空

一起白雾

一片白云

撑起了无垠的佛国


清晨的群山

伫立在迷雾中



路过大夏河


黄昏

路过静静的大夏河

虔诚的歌

再次传入耳畔

深情的水

沉寂在圣地

暮色升起的地方

翻起了回忆的浪花

降红色的土地

是佛的土地

是爱的故里


静静的大夏河

是佛经里流出的一滴水

是千古部落的一条清泉

河畔的青草

诉说佛的训诫

河中的泡沫

听到爱的欢呼



千年的号角


千年的号角

敞开了迷惑的心扉

火焰中出生的婴儿

是一粒渴望的种子

后来,成为吹奏者

每一次,吹响号角

蓝色的月色

掀起了迷茫的土地

金色的太阳

照亮了智慧的故土


一把号角

从疑虑中响起

一个吹奏者

从迷雾中走来

向着太阳,向着月亮


号角声中

醒来了多少成眠者

走出了许多迷途者

一次次的吹响

我们历经了火焰的燃烧

我们聆听了千年的号角



昨天的风景


昨天的路

走完了一半

昨天的水

浑浊了一半

宁静的夜

流逝了多少

发白的路

走完了多少


空中的鸟儿

从虚无中飞来

昨天的风景

今天,从眼中路过


紧闭双眼

一道影子

从夜里伸到白天

光明中——

又不知从何处探索



透明的雨


激情的雨水

掉落在孤独的夜里

没有尘土飞扬

没有炊烟升起

黑夜的尽头

仍是一片漆黑

只有万家灯火、细雨淅沥

透明的雨水

洗净了夜里的行人

驻守群山和河水的人们

从雨中归来,从夜里归来

雨声环绕的土地上

唤醒了多少岁月


雨水

轻轻地飘落

一粒尘埃的呼唤

伴着雨声,伴着黑暗

消失在无尽的夜里


 

多彩的故乡


有一种情怀

活在心里,歌里

那是故乡的色彩

充满了蓝色,绿色,白色

还有灰色,粉色

夏天

在故乡的云下

在故乡的雨中

白色的情怀,透明的情怀

从出生到现在

一直活在心里,歌里


绿色的草地

滋养了故乡的万物

不朽的歌声

颂唱着不息的灵魂

还有许多的颜色

栖息在四季的田野

飘散在故乡的梦里



不一样的宿命


每一次的风淡云轻

一种生命的复苏和解脱

从容悠然的岁月

流露出莫名的忧伤

生生不息的河流

和日月星辰的起落

都是轮回的呻吟和繁衍

挺坚的灵魂

目睹了

湮灭信念和步伐的过程

生命,每一次的执着

都有一种难以摧毁的希望

柔弱的生命

历经了

烈火和寒冰赐予的磨难

也没有遗留灰烬和水滴


每一次的风淡云轻

预示着安详背后的危机

来回穿梭的光阴里

都有不一样的宿命

无人知晓,也无人抵挡

最终,归于虚无

没有尽头



遗忘的歌谣


我们这一代人

留在黑暗的边缘

一眼穿过明亮的窗外

探索一条黑白相间的出路

而后,分辨黑中的白色

还有白中的黑色

我们向往的自由

出现在黎明和黄昏之间

遗忘的歌谣

在深夜,缓缓唱起

黑暗的歌声,如此悦耳

明亮的窗外,如此敞亮


黑白掺杂的故事

总有人记起,又忘却

灰色的背影

何时才能归来

深夜的歌谣

又有谁唱给我们

灰色的情绪

何时才能舒展



难忘的情结


在七月

一片白云下

绿色的河畔

凝望蓝天的高度

描摹大地的深度

在夏天

远处的山坡上

沿着弯弯的山路

留下一段难忘的情结

远处的村落下

流淌寂静的河流

带走一份久违的温暖


在草原

望见一缕炊烟

从牧场的上空升起

飘往遥远的净土

没有污垢,没有纷争



花中的世界


雾里看花

只见一片零散的花瓣

闻见一缕淡淡的清香

从清晨到黄昏

花中的世界

竟如此美好,只有色彩斑斓

只有芳香扑鼻

高贵的颜色里

坐落一方幽默的世界

深沉的夏季里

邂逅一段动人的故事

夏花怒放

生命在歌唱,乘风摇曳


金色的花,还有绿色的草地

白色的云,还有蓝色的天空

敞开心扉

把一切揽入怀中

聆听生命的呼吁


完代克20200806.jpg

        岗路巴·完代克,藏族,1997年生于甘肃甘南。中国翻译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民族文学》《贝博ballbet体育官网文学》《达赛尔》《贡嘎山》《白唇鹿》等期刊和选本。现为西北民族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部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