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


谁在叩响门上的铜环

雪花发出嘘声:“轻 轻 轻”

风支起耳朵:“听 听 听”

故事里睡去的孩子睁开眼睛


爸啦 下雪了

风把飘忽的雪花织成云

我把散落的故事串成珠

云上的星光清冷

指间的串珠温润


月光照亮每一棵树

衔着细枝的鸟掠过

听不见雪打落叶的静

只听见飞针走线的急


爸啦 下雪了

我要穿上你缝制的衣衫

针脚铺过心口的罅隙

坚硬空气里柔软地飞舞

风雪欲来处深深地扎根


抖落时间冗长的碎片

去看见最初的爱和欢喜

火塘边最沉默的那个人

他的舞蹈从不曾停下


爸啦 下雪了

我要跳着你的踢踏舞

从飞雪的尼洋河往云间的卡久寺

不说话也不唱歌

传说雪莲的舞蹈有万物来和弦


干瘪的日复一日里丰盈

荒芜的天深地阔间盛放

那个相信因果的人

只有草原深处的彩虹能带走


爸啦 下雪了

我一次次靠近你的温度

身后的大雪淌成汩汩的小溪

从此

听不见阿爸的说话

从此

风雷雨雪都成了歌



迷路


          1

第一个看到秋天的人

在狭长的书架间

如一片落叶

亲吻坚实


          2

迈前一步朦胧

后退一步模糊

说不清的靠近与逃离


          3

那边热闹的生活

我也想要一起

这嘈杂的烟火

我只想要静静


          4

我确定那个人和我相像

我不敢过去

就如那个人没有过来


          5

没有路的森林

你迷路了

路多了的森林

你也迷路了



在场


那充满的声音和狂热

割裂美梦 噩梦和无梦

河流静静颤抖

它听着空无一物的极乐


萤火虫躲进深山

与天边的星星连成一体

你起身潜入夜色

成为黑夜沉沉呼吸


原本一切都是安静的

连鱼的说话也能听见

原来一切都在聒噪中

会说话的鱼从来都是哑巴


拿什么证明你在场

连影子也没投在地上

拿什么证明你在场

心灵的舞蹈没有观众席


你看见痛苦浓妆淡抹

你听见声音穿金戴银


你在场

在原本安静的那边

等待阳光

还有一点花的芬芳


边宗.jpg

        边宗,女,藏族,又名晓英,公务员。诗文散见《中国贝博ballbet体育官网》等报刊和格桑花开等网络平台,散文曾获《贝博ballbet体育官网商报》主题征文一等奖。